两年

财大光华校区外常常遇见僧人或者比丘,满脸笑容地递过一张泛金的廉价卡片。第一次见的时候尚惊叹现今商业之发达,以致寺庙亦开始发放传单广告宣传,接过后转身要走时却又被拉住,开篇总是千奇百怪,不过说到最后千篇一律地无非是拿一张卡片是得付出相当现金的,既然佛缘至此,还是供奉些则个,也保今后平安无事等等。虽然妄图从我包里掏钱其水准自然远远不足,初次遇见倒依然颇觉新鲜,不过数次之后便颇为不耐。且街道熙熙攘攘,却往往自人群中挑我出来,甚感烦躁。于是回舍照镜观之,恍然,曰:一脸囧样。

台湾省学者的著作看多后写东西便也不知觉地跟着游走于尴尬于文白之间起来,语文不及格啊不及格,不过四百多页的书两周过去也只看了三分之二强,更不必言还有读书笔记了,明日导师问起,只好再央宽延几日。

近日好友赴蓉城考试,顺道拜访其一同学,回想上次见面竟在两年之前,方觉时光如梭。小坐于其屋,环视之,不过十多平米之地,昏灯灰墙,气味混杂,坛坛罐罐杂物四处,两张席梦思扔于地上,乃为床,上有旧被褥堆之,床边置一小桌为几,残羹尚存。言及电脑方修,主频可达1.6GHZ,终于可玩游戏,不过不能与隔壁房内电视同开,否则电线必着火。生活环境于两年之后竟无丝毫改善,然与其两年前之室友比,则境遇甚好。我尝问之于友人,曰:抑郁症也。其母亦忧儿,同赴蓉伴之,乃以家政之事为生。问其两年来境遇,则甚为辗转,失业与就业,每份工作不过数月。非其不努力,亦非其无能力,然社会无情竞争,于规划一旦失误,残酷淘汰即如铁齿咬下,挣扎之路举步维艰。此人境遇虽于友人中为少见,于成都却不乏其人。观之两年虚度,于其所亏为甚者,不在金钱,在于时间。岁月易逝,而激情不再,则困顿越深,则岁月愈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