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EVA的絮语

1995年

碇:违抗命令、私占EVA、幼稚而拙劣的恐吓,这些全都是犯罪行为。有什么要说的话吗?

真嗣:是的,我已经不想驾驶EVA了,而且也不想待在这里。

碇:那就滚出去。

真嗣:是,我会回到老师那里。(转身)

碇:又在逃避吗,我对你很失望,不会再见你了。

真嗣:好的,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2010年

碇:违抗命令、私占EVA、幼稚而拙劣的恐吓,这些全都是犯罪行为。有什么要说的话吗?

真嗣:是的,我已经不想驾驶EVA了。

碇:是吗,那就滚吧。

(真嗣转身)

碇:又打算逃走了吗?自身的愿望,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凭自身的力量去使之实现的东西,而不是他人能够给予你的。真嗣,给我像个大人一点。

真嗣:我……不明白何为“大人”。

十多年前,另一座城市,T的家里,我第一次接触名为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的动画。那是由十三张VCD碟片组成的一整套,在两集之间还附带了一些EVA的图片。应该是和剧中的人物差不多的年龄,所迷恋的却不再是激烈的机器人打斗,从那时候起,我开始试着在网上搜索一些奇特的关键词,如存在主义,如犹太教,如弗洛伊德。

以前对于情节的分析与争论早已如尘土般吹散,剩下的只有惊叹,对庵野秀明以神来之笔刻画的人物,及其背后的特定人群的惊叹。直指本心。那是将人的精神世界推向某种极端的演绎,个人心灵的缺失被放大到了极致,于是所有人都变得饥渴,在渴望温暖的同时互相伤害着。I need you,随着情节的深入乃至支离破碎甚至中断之后,犹如魔咒一般刻入。而其对人群的批判反而加剧了受众向相反的方向前行。庵野秀明以其自身而成就的EVA,在1997年的EOE中,当字幕打出“感觉舒服吗”,当画面上闪过观众的攻击信件,当最后明日香说出“真恶心”,一切都在高潮中高潮,进入无解的灭亡。那是十五年前一个宅男演绎出的奇迹。

十多年后,最初看《序》的时候,情节及人物关系上还没有多大的变动,但是《破》真的片如其名。当明日香变得坦率,当绫波丽变得开朗,我承认我惊讶地下巴脱了臼,然后情节推进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碇元度不再决绝,只是说着给我像个大人一点。

已经是,大人了啊……

十五年,少年成为了青年,青年成为了中年,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变成了新世紀ヱヴァンゲリヲン,自己周围大部分人都开始工作,也有同学的小孩都已经一两岁了。

十五年后的庵野秀明,想表达什么呢?于是情节不再像个孩子那样偏激地将一切都推向极端,急切地渴求,饥渴,而是以一个大人的姿态向所有人指出其实可以有另外的选择,其实可以Beautiful World,可以不用带着愤怒去讨伐所讨厌的自己,生活在惊恐之中,像孩子那样镜像自我、彷徨。于是真嗣不再掐着对方的脖子拼命索求,而是甩开周围压力,“不是为了他人,而是为了实现你自己的愿望”,像个男人一样战斗。

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与新世紀ヱヴァンゲリヲン原来真是两部不同的片子。不知道以前没有看过EVA的人是怎么看待新剧场版的,身边更是没人,也许会觉得是部好片吧,壮丽的场景恢弘的音乐明快的节奏悬疑的情节激昂的内容……至少对我而言,这是一出由成长演绎而成的,由I need you向Beautiful World的转变,以及对十五年的纪念。

两部不同的片子,如此而已,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