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凉

自霜降以后,一场秋雨一场寒。

走在学校里的时候,发短信的手也渐渐变得僵硬起来。目之所及,色彩开始凝结。

想起了高中时,很喜欢于冬日阴霾的天空下缓慢步行于学校之外的野地。那时校园新成,四野依旧荒凉一片,只是每到春季,会开满油菜花,金黄色连接天际。

不过在冬日,冷凝的天空下,荒草的绿也跟着冻结了起来,有些地方露出褐红色的紫壤。却并不凄凉,反倒在天地间构成一幅安静。一座废弃已久的木屋斜斜地立于天地间。

两年后,这片净土已然变成了喧嚣的公寓群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