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流水

好吧,开始写字。

感觉似乎很久已经没有写过blog了,甚至很多时候连Twitter都懒得写。当然这与最近Opera mini的被封有一定的关系,虽然找到了替代的方法,然而总是不怎么稳定。不过今天倒是通过Google App Engine自己搭建了一个代理服务端,算是重返自由世界了吧,虽然之前同负责这一块的朋友聊天,对方过于暧昧不清的回复让人不易判断。

在搭建代理服务的同时,也在GAE上搭了另外一个blog,算上之前在blogger.com上绑定starryforest.com的某个子域名的隐秘隙间,总共正在使用的已经达到了三个,而废弃之地更是遍布。

但依旧没有兴趣写东西。

也许平淡的生活是一个方面。不过昨天倒是停了一天的电。在图书馆里好不容易抢来的位子上坐到了九点,然后出来发现慎思园和博学园依旧漆黑一片,想重新坐回去,又发现空出来的那个座位已然被占。于是踱步去看了露天电影,是《第九区》,之前在FTP上下载的那个版本画质太差,只看了一半,这次倒是刚好把剩下的另一半看完,可是却是配音版,而且露天电影的画质更差。电影结束后发现周围聚集了一大圈人,几乎都是homeless,打着电话问什么时候可以来电以及接下来去哪里玩等等,只可惜这时校外几乎所有的娱乐场所均已爆满。

人群渐渐散去,广场上明显冷了起来,上弦月斜挂于夜空。

本打算逛逛夜间的学校,就像地震时期那样在凌晨的校园里游荡,可是现在不是五月。被几个同学拖回了宿舍,漆黑的楼宇,零星的几点烛光从楼的窗口中漏出,荧光的门牌与应急标志倒是幽幽然可见。有人提议去女生寝室玩,遗憾的是这种时候(停电的12月24日)几乎没有女生在学校吧,我则趁机装B地表示虽然男女混住但时间太晚摸黑进女生寝室似乎不好等等……于是几个人唯一能做的便是赖在笔记本尚有余电的寝室不走,直到榨干那家伙的剩余价值为止,然后换到下一间寝室。

就这么到凌晨一点,开始上床听歌,Skillet的Whispers in the dark很不错。

睡了个早觉,嗯。

写字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