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在深夜快要入睡之时总是觉得有些饥饿,因此总会不由想起许多年以前读书时候的自由时光。彼时几乎可以算作夜行动物,日日夜夜通宵达旦,常常下午才是新一天的开始。最夸张时候的作息已经调整至下午学习、晚间游戏、凌晨论文、白日晚睡。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过了夜间零点整个人才开始有些微准备干活的兴奋感。这样的生活状态自然无法保持正常进食时间,通常熬夜奋战到凌晨五六点时,便已饥肠辘辘。每当清晨来临之前,再也敲不下键盘的时候,抬手往身后一靠,伸个懒腰,扭头便可以看到东方些许即白的夜空。于是此时一碗香气四溢的泡面,再加一根火腿肠,饱食之后立即入睡,便成了最具幸福感的时光。听说这样饱腹睡觉对身体并不友好,但躺在床上,熄灭意识之前,感受着唇齿间的余香,体会着腹中微微鼓胀,想必会梦到不错的事情。

当然除了泡面,也会有其他零食,于晚饭后回宿舍的路上,会偶尔拐进学校小超市买些零食。不过我这代人的大学生活应该还是比较窘迫的,每到月底口袋里自然翻不出多少票子。省吃俭用挤出五毛钱能买袋零嘴,便是价廉物美的窃喜,至少前半夜就有了着落。不过如果晚上实在熬不下去,也会约人一起溜出学校去外面的24小时便利店。狩猎归来后,志得意满地带着食物走在空寂的校园,昏暗的白色路灯下树影斑驳,会不由自主想到关于理想、价值、目标以及不可知的未来。也许是冥冥中的感应,总有些秋风萧索。

也有阔气的时候,临近毕业,手头诸事已毕、心无旁骛,会约着室友偶尔出门,在夜间校外的街道边来上几串烧烤。想着之后也能赚钱领工资,便相较以前出手阔绰了许多,大约十多块吧。暮春时节的街道细雨点缀淅淅沥沥,数道人影在烟火缭绕的油腻小桌边或坐或站,各自伴着舌尖搅动辣椒、孜然,对着一串串香辣混杂外焦里嫩的肉块大快朵颐,间或还能谈一谈对不久后另一段人生的迷茫。完事之后再一道返回宿舍相约游戏。

说起游戏,记得刚上本科那会,还是生龙活虎的年轻人的时候,在网吧通宵还是日常。那时通宵并不只是在网吧玩一晚上游戏的意思,实际大概连续游戏的时间可以达到十二个钟头,而只有小半天用来休眠。彼时尚在冬日,天色本就亮得晚,清晨下机的时候,空虚的胃正面撞上凛冽的寒风刮过街道,一群人赶紧去买个新鲜出炉的军屯锅盔匆匆咽下。滚烫酥脆的外皮夹着松软的肉被大口吞咽,加之葱花的清香,浸透纸袋的油气与温度,就像冬日初升的朝阳,给人以继续上课的动力。如果时间充裕不用赶着上课的话,还可以施施然(急匆匆)走进小店,点上两根油条一碗豆浆。刚从油锅里捞出来的松脆油条浸泡在热腾腾的豆浆里,然后捞起,带着往下流淌的豆浆赶紧往嘴里塞,口腔与胃里充斥着同样的温润香脆,驱散一路走来的寒气,然后赶回宿舍睡觉。或者文明开化一些,将油条掰成一截一截浸泡在豆浆里,用筷子夹着吃,是为我们所不齿的。

后来随着学业加重(身体渐衰),渐渐不再有多少通宵的机会,油条便仿佛成为了人生的过客,再难有交集。不过早起依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曾经有一段时间非常想吃油条,但这边油条摊子大约都是七点左右开卖,于是正好错过自己的作息时间。为此,我曾努力了大约一两个月,试图将作息时间调整回来,争取能有一天完成早起,但都可耻地失败了。不过机缘巧合的,有一日清晨六点左右,奋战一夜的我在床上莫名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忽然灵光一现回想起以前的通宵时刻:吃油条明明不用非要早起,晚睡的话,其实也能吃上。等注意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只是自己一直不认为自己是在通宵,其实比以前只早睡了两三个钟头而已。于是一个多月的辛劳总算以另外的方式获得了回报。

著意栽花花不发,等闲插柳柳成荫。也许命运时常无谓报应,相反总是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