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々秋月

秋日渐凉。

随着气温骤降,几天来我一直徘徊于感冒与健康的边缘。有时候一连几个喷嚏下来,有些鼻塞;有时候又健康得在秋风萧瑟中穿件薄短袖也什么事没有。然而这场白细胞与感冒病毒之间的战争似乎从战场均势上开始慢慢有了变化。昨晚头昏脑胀地回寝室找凯娃要了粒感冒药。他说让我放心,是超有效的那种。于是我说那就不吃了,还是吃些普通药比较好。不论如何,这两天来的头昏脑胀总是一个很大的影响。比如换了新方法之后,我的正确率同以前相比几乎和错误率打了个颠倒。这让我惊得双手发抖。想问问阿冲的情况,结果他根本没碰。到底是技术上的原因还是自己本身的原因,是很让人不安的一个想法。稍微安心的是,论文提纲很快就发回来了,和我估计的一样,几乎没有被改动过的痕迹。然而令我吃惊的是,指导老师居然指着提纲上的P2P问我是什么意思,这更让我感到当初选择这个题目的正确性,这样下去太容易通过了。但相比于寝室的Seven,简单地两下ctrl+c&ctrl+v,一篇论文就此搞定,他的指导老师貌似是个连Word都不会用的老头子……虽如此,我还是自己写吧,毕竟选这个主题就是因为自己经常接触这方面的信息,闭着眼睛也能搞定的缘故,已经比其他人皱着眉头在网上扒资料来得好多了。当然,那个抄了8万多字论文的上届牛人除外,该说他信息收集能力过于强悍么?8万字,真让人眩晕。不过目前的我倒是经常处于眩晕状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经常会把现实与梦境弄混。许多事情经他人提醒我才发现原来真的发生过,而另一些事情我只好把它们归为梦。一天八九个钟头的睡眠时间怎么也不能说是睡眠不足吧。倒是每晚都在做些奇怪的梦。比如在南非和别人用光线武器对轰,萧瑟古寺里的凄惨杀人案之类的……都可以自己写本怪奇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