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睡的困倦,梦境的混沌,在看到Ohlife发来的邮件后一扫而空。本以为只是一封重复发送的日记提醒,上面会列出去年今日的记录。然而仔细看时,邮件标题却写着「OhLife is shutting down」。

在所有互联网产品中,OhLife绝对算得上一款对我产生了极大的正面影响的产品,仅仅通过邮件提醒及回复发送功能,便从真正意义上改变了我的生活,简单、有效。从2010年至今,Blog逐渐荒废乃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再更新,Twitter/微博也渐渐变得不那么适宜记录生活,但通过回复OhLife邮件的方式写日记这件事,却真正成为了一个习惯得以每日坚持。我是一个容易厌倦的人,所坚持的东西不多,好的习惯更是屈指可数,尤其在日记这方面,曾经试过多种方式却全部失败。但回望这几年,看着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日记,还是有些小小自得。

也曾想过这个没有评论、没有分享、除自己外不可见、没有广告的互联网产品如何得以生存下去,其Permium Account对我而言也并没有多少吸引力,但因其平均一年之内大概只有零点几次提醒邮件未能成功发送的稳定,也渐渐忘却了这其中的忧虑。现在想来,作为依赖程度相当高的一款产品,OhLife也可以算是互联网中不多的我愿意以订阅的形式付费的产品,现在却只剩遗憾满满。

最近一段时间,开始时常有一种感觉,整个互联网世界的「喧嚣」程度日复一日地严重。这种喧嚣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还记得以前Web 2.0之初也是喧嚣的,以前Google还没作恶时也是喧嚣的,以前互联网畅通无阻的时候也是喧嚣的,以前听着拨号音的嘶哑时也是喧嚣的……是的这些都不在了,但每一个时代的结束都开启了一个新的广阔空间,就像惊蛰时的雷声以及生机。但现在不同,互联网已经覆盖了大多数人的生活,但人们仅仅只像蜂群一般从这个巢穴迁徙到另一个巢穴,发出同样的嗡鸣,却难以再有鲜美的蜂蜜产出,或许有,也被成千上万的群氓所遮掩。蜂群之上,则是越发阴沉低矮的天际。

于是很多好的东西便如同露珠般消散,如OhLife,如Google Reader,如那些饱含信息量的客观细节分析。

不过既然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年,日记还是会坚持下去的,其实今年同时在使用OhLife和Day One,长久以来多处同步的习惯。作为一款Mac OS和iOS的App,Day One在用户体验方面也非常优秀,足以堪用。不管如何,还是必须深深感谢OhLife,感谢其所提供的服务,感谢其帮助我创造的价值,那些在外人看来不值一文,于我却弥足珍贵的东西。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