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

高楼孤馆立昏鸦,淡墨重云浸晚霞。

一梦昔年成画影,空逐流水落繁花。

忘记什么时候写的,今天不小心从手机里翻了出来,似乎当时是为了方便而临时存储在了手机便笺里以备修改。

在诗词上我并没有什么才能,尤其是格律的约束。我所能做的只是从一开始就某个心中所想的主题写下草稿,然后对着格律开始修改,改完后往往面目全非。其间最为耗费心力的便是对旧有主题的维护,尽量不让格律的修正扭曲自己的原意,毕竟这不是炫技的行为,也无技可炫。至于韵律等,则是能按着平水韵填的便尽量按,实在不能也无所谓了。

这首诗需要修改的地方还有很多,可以说只是个半成品吧。比如“晚霞”,这里本来应当是另一个词的,但仄平的格律使我在这里只能想到这个词,于是整句都变了,可是我并不满意。还有后两句的结构也因为格律的关系在语法上做了颠倒,效果便差了许多。剩下的就是一些词汇的凝练了,比如“画影”与“旧影”,手机上的草稿仍是“旧影”,“画影”是在我写这篇Blog的一瞬间决定更改的,以及最后一句的一些意象都还有可以斟酌的地方。

可是终于决定不再更改了。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说过“你的作品有残疾?它先天不良?没救了,你再怎么修改都活不过来的”大意如此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不是么。因为这首诗的主题已经模糊了,只依稀记得是个梦,梦见了曾经的某处地方。好像后来问过小猫,她告诉我现在似乎蛮荒凉的样子。大概就是这样。既然当时具体的思索已然消失,只随着只言片语留下丝丝缥缈,那么我也不用再想着将其补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