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

又一场雾雨笼罩了整座城市,昏暗的路灯下雨丝仿若柳絮,空气也仿佛粘滞了起来。

双手最先感觉寒冷,开始变得僵硬,然后有鸽子扑拉一声从头上飞过,两翼雨水飞溅,条件反射地躲避时才发现,原来躯体早已僵硬许久。

收到久未联系的女孩的短信,意外地想起了另外一人。

The girl who are dancing with her dream, flying with intelligence and courage.

我对她说,如果一件事能让人倾注所有的意志与精神,那么成败就不再重要了。不要去想已经投入了多少,要想着还有多少没有投入。

然后我抬头,夜空翰墨般凝重,就像许多年前那个夜晚,车灯有如利剑。

于是我的思绪开始漂游,恍然间似乎身在那个海拔三千多米的偏僻小镇,同样凝重的夜空,寂静中有孩童的欢笑。

在空无一人的街道,浓雾弥漫,重型卡车从身边呼啸而过,看不见身影。

在深邃的幽谷,绿水清净,狂风吹过刀劈斧凿的峡谷口。

在群山间的一块绿地,小道被荒草侵占。

在安静的学校活动室。

在飘雪的西南小城。

在通向未知的路上,掬清泉而饮,长歌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