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书 1

《中国北方的情人》玛格丽特·杜拉斯

空荡荡的寄宿学校里一个有屋顶遮盖的角落。那是两条走廊相交的地方,寄宿学校教学部的大门和教室朝向这个角落。从这个有屋顶的场所传来两个闺中密友的谈话声和一段舞曲。舞曲来自一台放在地上的留声机。是很古典的快速狐步舞,是在西班牙斗牛场上,刺下致命一剑时演奏的那个曲子。调子粗暴,节奏华丽俗艳。

她们说话不多,主要是女孩在传授一些舞蹈技巧。

她们光着脚站在走廊的石板上。她们穿着当时流行的短连衣裙,浅色棉布上印着同样浅色的图案。

她们美丽,她们忘了自己已经知道自身的美丽。

《情人》玛格丽特·杜拉斯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虚构集》豪·路·博尔赫斯

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谁也没有看到他上岸,谁也没有看到那条竹扎的小划子沉入神圣的沼泽。但是几天后,谁都知道这个沉默寡言的人来自南方,他的家乡是河上游无数村落中的一个,坐落在山那边的蛮荒里,那里的古波斯语还未受到希腊语的影响,麻风病也不常见。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灰不溜丢的人吻了淤泥,爬上陡岸,顾不得避开那些把他划得遍体鳞伤的、边缘锋利的茅草,头昏眼花、浑身血污地爬到中央有个石虎或者石马的环形场所。这个以前是赭红色、现在成了灰色的场所是被焚毁的庙宇的遗迹,找到瘴雨蛮烟的欺凌,里面的神祗不再得到人们的供奉。

《三体II·黑暗森林》刘慈欣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凝重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不管是不是猎人,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不管是娇嫩的婴儿还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也不管是天仙般的少女还是天神般的男孩,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

《大角,快跑!》潘海天

菲菲已经先一步跳上了驾驶舱。它在那儿爬来爬去,冲我挤眉弄眼的,看上去就像一只真正的猴子。因为它开了这么一个大玩笑。我已经打算恶毒地惩治它了。不过我还不打算把这个计划说出来。现在我们将去远方。我们要去远航。我还可以去寻找我的爸爸、我的妈妈,还有我的姐姐。他们必定在上面的某个地方等我呢。红白相间的阶梯从机器中落下来,正好搭在我的脚前。太阳落了下去。星星正在越来越黑的背景上流动并且显露了出来。我在梦中碰到了兜里的猴爪。

《学校的阶梯》櫂末高彰

“如果有小孩子要跳崖,就抓住脖子阻止他——这是大人的处理方式,相信一定会有孩子会就此罢手。可是啊,即使如此依然无法接受的人,在这世上还是多得很啊!被自己也无法压抑的冲动驱使、想不顾一切向前冲,还是有很多家伙,想要认真去做旁人看来无谋的事情啊!就算抓住这些家伙的脖子,他们也不会接受;就算架设栅栏,他们也会试着爬出去。的确,把栅栏建到无比高耸,或者给他们系上项圈,就可以关住他们,不让他们向外冲;可是,像这样控制他们、压抑他们的冲 动,到最后,他们只能抱着曾经想要飞翔的遗憾长大。

“…………”

“如果这样成长,总有一天会变成完全无法向前进的人啊!别说是悬崖,就算是铺好的康庄大道,他们都走不下去!我们该做的,不应该是那种事吧?我们看到要跳崖的家伙,首先要告诉他危险并叫他停下,然后再为了即使如此还是想跳的家伙们,在悬崖下布好防护网,让他们就算行了教训,也不至于伤重至死。我们该做的是这种事吧!

木刀“磅”一声猛力打击办公桌,会议室内的人几乎都惊了一下

“……如果有学生因而受伤,谁、谁来负这个责任啊?而且说不定还会发生比受伤更危险的事啊。

削瘦男子的声音在颤抖,即使如此他还是勉强提出反论。小夏眯起眼睛

“喀”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理事会的人低头往发声处一看,桌上放着存折与印章

“我会负起一切责任,顾问就是为此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