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θ

当最后一只褐金色的蝴蝶在寒风中飘摇着坠落时,地上飘起了阴冷的细雨,天空阴霾,已经是深秋的时节了。空洞的自习室内三个学生安静地坐着,头上有电流流过日光灯的两极,一系列的反应就此引发,那是汞、氩、以及荧光粉。弧光闪烁着散成一片,细微处微小的声响叫嚣着,不断被人们的听觉神经所忽略。惯常坐的位置上已经坐有他人,那个靠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黄衣的女孩,硕大的白色提包放在旁边,1/(13*13)的概率降下,犹如那只抢在寒风前摔落在我脚边的褐金色蝴蝶。

Your search - "褐金色蝴蝶" - did not match any documents.

Opera Mini 4终于推出了Beta 3版,我于早上10点得知的消息。Beta 1版推出的时候,官方Blog上一篇焦燥之声,挪威时间(GMT +01:00)总是滞后于很多地区的,先是新西兰、澳大利亚的用户们惊呼已经过了零时:“Where is my Opera?”,然后是日本、中国……然而浮躁地等待不断的更新似乎本就是种急功近利,结果是之后不久我便重又回到了3.1的版本。

Beta 3依旧不能正常访问Google Reader,/m的日子依然如故,Google Docs也一样,也许是过于奢求了。

于是我坐下,拿出笔和本子,开始往上面写字。在人类的历史上,公元21世纪初,一种名叫Web-log的网络应用方式开始席卷全球,并且号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然而在之前大约一千余年,在亚洲东部的一个岛国,破败的茅草房中,一位姓清的女子便开始在纸上书写着与之内容相近的东西。

大气中一种苍白的味道,被深秋的风吹动着在街道上流动,然后在副热带高压之下汇入东北信风,最后在热带上空腾空而起,流向全球……

深秋了,冷风中挣扎漂流的褐金色蝴蝶落在了我的脚边,也许混沌的算法可以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可是它算不出我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