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端午

2008.6.7

当我开始写下这行字的时候,距离真正的端午尚差十几二十多个钟头。不过也无所谓,历史上历法变了又变,七月流火说的也是八月的故事,不是同样也有研究说,公元1年的时候,那个名为耶稣的孩子其实已经都十几岁了么?同样,明日还是今日,是否真正是屈原的死忌日,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其实这两天真正被人关注的,还是高考吧。成万成十万的考生们以自己十二年的学习为赌注,将自己的命运押上了那座独木桥。如果高考是有灵之物的话,恐怕早就魔化为妖怪了吧?这种制度,本就只能产生妖怪。

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呢?其实于高考之外,通往成功的道路何止百千条,高考的成功与失败也并不能完全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大家都知道这句话。只是很可惜,其实人是很弱小的生物,发着光的金子也不是随处可得。

于是真正神奇的便只剩下了将黑七月变成黑六月的决定。自高考提前以来,每年这个时候的气温总是格外地清爽,该说是气象学家的胜利么?棘雨从天而降,横扫平日的闷热。在这种日子里,听着雨声淅淅沥沥,背着crisp之类的单词,便格外令人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