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的

大约在2010年初的时候,我为自己定下了三个应当恪守或者追求的特质:专注、进取、平和。专注在于确定目标之后不为其他因素所干扰;进取在于不留恋既有,在既定的道路上不断突破、锐意向前;平和在于对前两者的坚持中保持自我,戒骄戒躁、不疾不徐。当时的我认为一个人如果有了这三样品质,便可以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实现自己想实现的事业。

总体而言,虽然带着那么些自我吹嘘,我自认为在对这些特质的恪守或追求的过程中,这么多年来,所作所为并没有偏离这条道路太多,大概能够算得上刻苦勤勉。但是,回顾这些年的历程,冥冥中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特质,一个原本应当位于这些特质之前的特质:方向。

曾经更早的时候,倘若问到中二时期的自己最希望成为何种「职业」时,回答应该是「先知」。先知发现未来,指引方向。与其成为屠龙的勇者,成为为勇者指引道路的人对我更具有吸引力。抛开表面的中二情结,我内心深处,应该更渴望去做一个能够判明未来方向的人。也许在我潜意识里便早已认识到了,之后所有的特质,只有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只有明确的方向,才能专注前行;只有正确的方向,才能勇于进取;只有确定的方向,才能心态淡然。

可惜,这八年时间里,我基本上处于一种方向感缺失的状态。于是就像一头蒙着双眼的犀牛,在自以为是的道路上横冲直撞,即使被荆棘、沟壑、山川与沼泽阻挡依然保持着对特质的恪守与追求,浑身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是的,一路走来翻山越岭,曝霜露、斩荆棘,也算是强行走出了一条道路。但这种蛮力也终有穷时,最终落得跌落深谷的境地。这一次,我拼尽全力向上挣扎,一次,两次,三次……寻找各种各样看似可行的方案,坚守着唯一向前的信念,在自我催眠中艰苦跋涉,身上的每一道伤痕都被视作前进征程上的荣誉勋章。

曾经读到过一句带着冰冷的嘲讽的话:可惜客观现实不太理会主观能动。

当现实撕破盲目,甚至连自我欺骗也无法遮掩的时候,当悲剧的结尾最终血淋淋呈现在眼前时,终究不得不承认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与奋斗皆为虚无的结论。犹如苦果、犹如废墟,再也无法保持平和,于是之前自豪的心无旁骛的专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进取紧跟着纷纷崩碎。

折戟沉沙,终归虚无。

当时想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但现在却相距越来越远。但是,我并非是想对这八年来的为人原则进行全面批判与否定,只是冰冷现实之下,是时候正视自己当初方向感缺乏的问题了。重新审视,重新规划,重新找到真正正确的方向。不知道满身疮痍的自己能否能向过去那样心无旁骛勇往直前,但现在正是需要这股残存的力量的时刻。最先崩溃的「平和」,反而是现在最需要保持的特质,再冷静一些,再审慎一些,不疾不徐,去寻找应当找到的目标。

哪怕依旧深陷低谷。

哪怕只是自我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