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梦

梦见了白色。

在迷蒙的雾中,忽然有人朝我高喊。

“下雪了!”梦里有人对我说,身影模糊在厚重的雾中。

我望向窗户,晶莹的雪花纷纷扬扬落下,盖在楼下的西红柿树上。鲜红戴着银白,双色辉耀。

渐渐的有各式各样的人站在街边,惊奇地看着突然而落的大雪,孩童拍着手笑着。

雾气渐浓,水珠渐渐布满了窗户,雪景与人像重又模糊起来。

然后我醒来,听说早晨的气温终于降到零下一点九度,创造了这座盆地中的平原城市三十多年来的最低纪录。

不过不同于北方,走出室外感受到的绝对不是法师在朝你用冰环+冰枪,阴冷的天气让人联想起的绝对会是术士丢了一堆DOT在你的头上。

将Opera Mini的皮肤换成了鲜红,不过始终不习惯那亮蓝色的进度条,实在是太过于艳丽。Opera Mini的皮肤从来就没有好看过,明明Opera的皮肤非常好看的说。记得Opera Mini4.0刚出来的时候,有人在论坛上抱怨为什么取消了她最喜欢的换肤功能,令人十分不解,算了,西方审美观。

下午在教室里自习的时候收到了松儿的来信,才知道原来最近流行在平安夜送苹果,真是本土化……不过当时的我也没有过多的感想,天气冷得我骨头痛,隔壁的教室里大一的新生在开圣诞Party,桌子敲得震天价响。

于是我开始担心在发给那名天主教少女的短信中,Merry Christmas是否写成了Marry Christmas……不过邪恶如我,本意便是让她去教堂的时候代我问候玛利亚,因此便也坦然了。晚饭时她告诉我饭岛爱自杀的消息,我很冷静地告诉她她火星了,并给了她那个台湾达人的博客地址。

大一的菜鸟们很快便闪得一干二净,隔着一片草坪的形体房中,有圆舞曲的音乐流淌而出,远远地隐约可见艺术系的学生们偏偏起舞的身影,可惜我并不知道曲名。

后来圆舞曲换成了钢琴奏鸣曲,依旧曲名不详,在阴沉了一下午的天气中让人想起阳光与山峦。

…………

说起梦,其实前天的梦境更加奇异。

是有关于杀人与被杀的梦,充满了绝望与血腥。

是个好题材呢,很想写出来。

今晚的梦境,是去哪个世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