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月

华月流云墨玉光,阴晴掩映实虚藏。

彷如真幻当年梦,却把须臾作久长。

元宵节适逢武侯祠庙会

现在是凌晨四点,我正在赶论文。

其实我本来想说今天是自己生日的,但想想还是算了。不过生日已经习惯很久,但最近却突然有一个人小小地庆祝一下的念头。也许是因为即将步入人生的一个新阶段吧,在这学生生涯的终末。

不过似乎就像是某种缩影,这个收尾时期过得也如同凌厉的官子一般充满起伏。上面那首是元宵节晚上一个人路过武侯祠时在手机上写的,当时刚好结束半个月的广西之旅,回家没一天便收到工行的体检通知,只好匆匆赶回成都。虽然那时我已有中行和工行两份体检通知,一般只需坐等即可,但可惜之前同学的消息则是签约需要英语六级,而我当时刚好悲剧地从本科考到研究生都没有通过。

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几乎转......

写海南·印象的时候,一时想不出合格的词字,于是顺手涂鸦了另外一首,没有理会格律这种小事。财大的银杏虽然不如电子科大的,但在正门的大道上堆起薄薄一层的时候,走在上面还是不错的。

书页撒落银杏签,残诗闲置几案边。

咖啡半盏浓香散,影动光流彩幕间。

海南·印象

拍摄地点:玉带滩,照片外右边的沙滩上躺着只大水母

之前去了海南。天空很蓝很好,起伏的大海好像在呼吸一样,海天从相接的地方往视线之外延伸下去,似乎远方是个巨大的瀑布,世界从那儿坠落似的。结果就不自量力地写了六联,改得很痛苦,也许越改越糟。

小岛微澜烈日炎,暮冬静止暖风咸。

晴空万里天垂断,碧海千钧浪坠渊。

鲜果香椰芳树上,礁石碎甲细沙边。

珊瑚隐现波光里,鱼彩斑斓水色间。

星野低平清似絮,片云缠挂厚如棉。

闲来长坐滩头外,且和涛声褪旧年。

注:和是应和的和。

旧梦

高楼孤馆立昏鸦,淡墨重云浸晚霞。

一梦昔年成画影,空逐流水落繁花。

忘记什么时候写的,今天不小心从手机里翻了出来,似乎当时是为了方便而临时存储在了手机便笺里以备修改。

在诗词上我并没有什么才能,尤其是格律的约束。我所能做的只是从一开始就某个心中所想的主题写下草稿,然后对着格律开始修改,改完后往往面目全非。其间最为耗费心力的便是对旧有主题的维护,尽量不让格律的修正扭曲自己的原意,毕竟这不是炫技的行为,也无技可炫。至于韵律等,则是能按着平水韵填的便尽量按,实在不能也无所谓了。

这首诗需要修改的地方还有很多,可以说只是个半成品吧。比如“晚霞”,这里本来应当是另一个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