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滞

乙未年五月初二,作诗自勉以求不滞于物,不滞于人。

长庚复启明,朔望尽亏盈。

大道承冥夜,燃薪且远行。

甲申年中秋

很早的一篇了,从韵脚就可以看出对《山居秋暝》的模仿。六年前的夜晚,小雨初停,晚自习后骑着自行车,试着把满月当做方向标缓缓前行。今年也是一场雨,直接终结了夏季进入秋天,不过却是满天阴霾,根本看不到月亮。

虫鸣阁雨后,一岁又中秋。

风起阴云散,明华漫川流。

声名

在网上与人聊天时的玩笑之作,几乎是一挥而就。也许会有个误解,其实是在说应当专注而不要把精力放在其他地方,才能走得更远。

生年十数载,功业几人成?

长路崎且远,何堪负累名!

春雨之夜

乙丑年三月初七,子时,夜雨带着凄寒降临城市,我关上电脑,漆黑的房间中只有手机闪着微亮的光。

乙丑年三月初八,夜,抛弃了已经写完一半的五言诗。

乙丑年三月初九,清明,见到了一些人,见到了一些事。

然而生活亦在继续,不管得意也罢失意也罢正直也罢邪恶也罢理智也罢狂热也罢,影响地球运行的目前看来只有一个要素:引力。然后人类生活于其间,在各种各样的境遇中,被恒河沙数般的因果缠绕。

只是,我只想知道,到底是生活扭曲了人,还是人扭曲了生活?

幽光悬静夜,寒雨入空城。

抬眼苍茫顾,惘然叠嶂横。

白马二十年

白马二十年,悠悠惘惘间。

我怀西北愿,笑望墨云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