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书 2

《来自新世界》: 少有人提及的一部作品,以一个假设为基础的严谨想象,个人认为可以比肩《三体》。

《解忧杂货铺》: 温暖人心的故事。

《我的日常推理》: 一时兴起在上班时间忙里偷闲读完,有趣的小故事搭建而成的最终谜题,精巧的结构。我是薪水小偷。

《玫瑰的名字》: 大概花费了半个月,既因为事务繁忙读得断断续续,也因为这本书实在读得艰涩,太多超出范围的知识,感觉比《波多里诺》难太多,而不喜欢提前做功课的我好像迎头撞上一面城墙,不过最后的部分真是精彩。虽然一开始就被前言绕晕,但很喜欢这句话:「你四处寻找,欲得一席宁静之地,但你只有在书海的一角才能找到它。」

《枪,偶尔有音乐》: 压抑的背景令人......

OhLife

很久没有更新过Blog,最近的一天居然还停留在一零年的九月末。不过虽然去年下半年的确是个忙碌之年,凌晨几点还在工作的日子也时常遇到,不过另外一个因素则是,从十一月中旬起,开始使用一款名为OhLife的网络应用。一个在线日志系统,从十一月十五日开始到现在,已经累积了78篇,是这个Blog文章数量的一半。

没有分享设置,不可评论,不可见,没有分页,没有同步更新,没有转贴功能,没有多个作者,简陋的编辑框……所有常见的或者乱七八糟的功能系统都没有,只有一个定时邮件功能,可以在指定的时间发送给自己一封邮件,提醒自己更新日志(通过回复邮件)。该如何形容这个应用呢?只有极简吧。

极简不是简陋......

Q10

其实网络的确是存在上瘾的可能的。

但当这个问题变得政治化后,面对不同人群所作出的正反回答都已被加上了政治正确的要求,问题本身则因为不再有真正的讨论而无法继续探究。那么换种说法吧:任何事都是存在上瘾的可能的。

这些暂且不提。

也许精力分散真的是导致无法精心书写的原因。当我发现原本在假期中动笔写点东西的计划在现实中却毫无意外地变成了漫无目的的网络浏览时;当我面对Google Reader里200+的Feeds经常性选择“Mark all as read”同时却在Chrome十多个Tab间来回切换刷新时;当我写到一半便开始找资料然后找相关资料再进一步扩展相关资料最后发现自己已......

近日书 1

《中国北方的情人》玛格丽特·杜拉斯

空荡荡的寄宿学校里一个有屋顶遮盖的角落。那是两条走廊相交的地方,寄宿学校教学部的大门和教室朝向这个角落。从这个有屋顶的场所传来两个闺中密友的谈话声和一段舞曲。舞曲来自一台放在地上的留声机。是很古典的快速狐步舞,是在西班牙斗牛场上,刺下致命一剑时演奏的那个曲子。调子粗暴,节奏华丽俗艳。

她们说话不多,主要是女孩在传授一些舞蹈技巧。

她们光着脚站在走廊的石板上。她们穿着当时流行的短连衣裙,浅色棉布上印着同样浅色的图案。

她们美丽,她们忘了自己已经知道自身的美丽。

《情人》玛格丽特·杜拉斯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

金木水火土日月

铵:铵根正离子(Ammonium;化学式:NH4+)是由氨分子衍生出的正离子。氨分子与一个氢原子配位结合就形成铵离子。由于化学性质类似于金属离子,故命名为“铵”。

桉:桉树(Eucalyptus)又名尤加利樹,是桃金娘科桉属植物的總称,從高聳入雲的大喬木到低矮的灌木都有。它的学名来源于eu- 和kalyptós,是拉丁语化的希腊语。

案:长形的桌子或架起来代替桌子用的长木板。提出计划、方法和建议的文件或记录。事件,特指涉及法律问题的事件。古代有短脚盛食物的木托盘。

洝:àn 渜水(温水)。yàn 古水名。

(火字旁的,似乎没有,遗憾)

垵:古同“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