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慷慨,非常豪迈

我发现在睡觉时,我的舌头总是不自觉地用力顶住上腭。这一点令我十分困扰,因为在某个闷热的早晨,我发现舌头抽筋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真实的原因大概是长时间的昼夜颠倒引起的虚火上升吧。所以说欧洲人没个好东西,明明眼看着六级了,却非要把人整得白天跟个熊猫似地才舒服。最可气的是往往耗费了大半精神,晚上还得时不时再吐上几口血,这方面法国人最坏了。

今日没有看球,今日便是六级考试了,在这个立夏之日,地球离太阳最远的阶段。也许这真是我最后一次的六级考试了,随着之后地球缓缓朝太阳靠拢,各种各样的事务纷繁而至,比如学位考试,比如司法考试。

不知所谓的政策,司法考试这道铁幕就这么轰然落下......

汶川大地震[废文]

公元2007年5月12日,一个绝对的黑色日子。

14:30

当时正在网吧上网的我,只是觉得好像有人在摇着我的椅子,用力地摇。

于是我回头瞪了眼邻桌的人,可是迎向我的,却是同样茫然的眼神。

晃动的是大地!

然后我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些飞快跑开的人影。

然后我一边大吼着“地震”一边抬手甩掉耳机,再转身一脚踢开椅子,向大门狂奔。

然后我安全地跑了出去,大街上已经满是惊慌的人群,大地振颤着,不远处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这只是我微不足道的故事,当时的我甚至还有心情拿着手机在网上写下“地震!我靠,地震!”的话。然而我很快就发现了,没有人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