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阵子•白露

江首赋词江尾,雪风诗作山深。山水相连人不见,玉露金风静夜清,犹观秋月明。

前路迢迢何处,未来惘惘何寻。险阻无非风雨沐,致远唯需砥砺行,最难是彼心。

OhLife

很久没有更新过Blog,最近的一天居然还停留在一零年的九月末。不过虽然去年下半年的确是个忙碌之年,凌晨几点还在工作的日子也时常遇到,不过另外一个因素则是,从十一月中旬起,开始使用一款名为OhLife的网络应用。一个在线日志系统,从十一月十五日开始到现在,已经累积了78篇,是这个Blog文章数量的一半。

没有分享设置,不可评论,不可见,没有分页,没有同步更新,没有转贴功能,没有多个作者,简陋的编辑框……所有常见的或者乱七八糟的功能系统都没有,只有一个定时邮件功能,可以在指定的时间发送给自己一封邮件,提醒自己更新日志(通过回复邮件)。该如何形容这个应用呢?只有极简吧。

极简不是简陋......

声名

在网上与人聊天时的玩笑之作,几乎是一挥而就。也许会有个误解,其实是在说应当专注而不要把精力放在其他地方,才能走得更远。

生年十数载,功业几人成?

长路崎且远,何堪负累名!

关于EVA的絮语

1995年

碇:违抗命令、私占EVA、幼稚而拙劣的恐吓,这些全都是犯罪行为。有什么要说的话吗?

真嗣:是的,我已经不想驾驶EVA了,而且也不想待在这里。

碇:那就滚出去。

真嗣:是,我会回到老师那里。(转身)

碇:又在逃避吗,我对你很失望,不会再见你了。

真嗣:好的,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2010年

碇:违抗命令、私占EVA、幼稚而拙劣的恐吓,这些全都是犯罪行为。有什么要说的话吗?

真嗣:是的,我已经不想驾驶EVA了。

碇:是吗,那就滚吧。

(真嗣转身)

碇:又打算逃走了吗?自身的愿望,是要......

贺新郎

还是贴出来罢,很久没有写过词,感觉生疏了很多,而且填词本就比诗要难。内容是我的愤怒、愚蠢和迷茫,不过反正没有人看。

何以人空瘦?未食熊,两餐碌碌,逊之蛙陋。一念荆州玄德事,且慨然消髀肉?谁隐语、南方阜厚?词破为文诗锋散,有生年短烛夭寿。夫万物,岂刍狗?

残歌浅唱幽竹奏。舞空摇,旌旗变换,鹿台依旧。广武不闻长啸响,放言文公迷走。兴废苦、华胥难就。峰岭纵横平仄乱,世势如潮时如酒。心尚在,可硎否?

注:广武山确实没有长啸,那是在苏门山。

其实一直有个疑问,如果说诗的格律是依据诗文本身设置的话,词的格律则是依据曲调来设置的,那么在词曲已经大多失传的现在,再依据原有的格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