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中秋游黄龙一日

缥碧琉璃潋滟晴,镜池云映远山清。

忽而气肃风吟啸,转瞬光寒雪晦明。

又见金滩流水澈,但闻银瀑叠波行。

深苔红蕈相邻覆,漫道林间鸟兽迎。

黄龙一日,见到了非常不错的美景:由绿到蓝的各色精巧水池,镜子般映照出远方的雪山,阳光洒过,波光粼粼。也见识到了突然变脸的天色,在阳光与暴雪之间随机切换,忽如其来,卷起雪粒如巨龙般从高空沿着山脉俯冲而下,空气都为之冻结。顺着清澈溪流在金黄的钙化滩头一路下山,各色水池汇集起来,形成片片瀑布,如同道道银白城墙。溪流旁是一棵棵参天古树,嫩白与鲜红的菌类与苔衣覆盖其上。松鼠与不知种类的鸟雀完全不害怕人,前者甚至努力探起脑袋眼巴巴望着人类投......

庚子年近中秋黄昏时独思

黄昏淡远山,雾雨笼斑斓。

四野秋风瑟,三江寒水潺。

蟾宫长袖静,月露桂香删。

浩渺烟波里,乡关何处还?

一条旅行犬

周末在峨眉山避暑,住在山中村民的房子里。下午躺在二楼走廊上的凉椅中,气温只有20多度,空气清新,时而微风拂过,极少在白天睡觉的我居然也能睡着。吃饭的时候,照例有土狗蹲在桌下眼巴巴望着人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剩菜。但其中有条叫「小花」的有些不一样。这条毛色斑驳的狗并不满足于只是自己单独热切期盼,但也不会很没教养地乱吠,而是十分坦然地伸出前爪碰碰人的小腿,淡定地看着眼前食客,像极了小学时期看见别人买了零食之后的神态:「嘿,哥们给点。」于是食客心领神会丢下一块肉——还不能是光骨头,它是不会去啃的——小花两口吃完后,会继续坦然伸出爪子打断人类的进食,仿佛在说:「别光顾着自己吃,继续啊。」

晚饭后太阳......

乙亥年中秋访赤水河瀑布遇雨

秋径消残夏,新柴掩旧门。

青山浮白雾,赤水染黄昏。

碧落空潭影,丹霞别月痕。

阶前观夜雨,飞瀑静孤村。

2019年初梦

梦见在某个大学机构里参加一个类似讲座之类的活动,应该是长期举行的活动。但今天那个很有能力的主讲人却姗姗来迟。我和另一人来到后台,从柜子深处翻出了一台十多年前的卡带机。白色的塑料外壳,机体上带着60%布局键盘,插着一张看上去有些奇怪的蓝灰色卡带,卡带顶端上印着一串数字与字母。

启动机器后,发现里面大约有七八个游戏,和现实中游戏似是而非,最后一个选项是当年EVA的第一部剧场版《死与新生》。卡带的目录页还自带着成就系统,分别对应其中每款游戏的各项挑战。

在全部完成游戏后,会显示一幅画面,一个阴影中的人正对镜头。他会反悔之前的某个承诺并朝屏幕开枪,之后游戏结束。也许需要把成就全部做完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