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阵子•白露

江首赋词江尾,雪风诗作山深。山水相连人不见,玉露金风静夜清,犹观秋月明。

前路迢迢何处,未来惘惘何寻。险阻无非风雨沐,致远唯需砥砺行,最难是彼心。

丙申年中秋

他人的幸福都是他人的。

故土与婵娟,千年聚散篇。

人间悲喜事,唯见月孤悬。

钗头凤

丙申年正月初一,除夕方过,出门观烟火于河岸。

烟花树,春风赋,幻光流彩喧嚣处。时钟具,良辰御,火宵寒夜,且观星雨。顾,顾,顾。

灯如故,残痕附,岁时销尽浮灰雾。风不住,人空路,几番求索,怎生思虑?渡,渡,渡。

雨月

华月流云墨玉光,阴晴掩映实虚藏。

彷如真幻当年梦,却把须臾作久长。

元宵节适逢武侯祠庙会

现在是凌晨四点,我正在赶论文。

其实我本来想说今天是自己生日的,但想想还是算了。不过生日已经习惯很久,但最近却突然有一个人小小地庆祝一下的念头。也许是因为即将步入人生的一个新阶段吧,在这学生生涯的终末。

不过似乎就像是某种缩影,这个收尾时期过得也如同凌厉的官子一般充满起伏。上面那首是元宵节晚上一个人路过武侯祠时在手机上写的,当时刚好结束半个月的广西之旅,回家没一天便收到工行的体检通知,只好匆匆赶回成都。虽然那时我已有中行和工行两份体检通知,一般只需坐等即可,但可惜之前同学的消息则是签约需要英语六级,而我当时刚好悲剧地从本科考到研究生都没有通过。

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几乎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