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幕式·妄言

初略地看了下网上的评论,总的来说这次的开幕式算是毁誉参半吧。这种结果在之前便已料到,所以并不奇怪。其实无论是什么东西,要想得到百分百的赞誉不但完全不可能,而且恐怖。因为每个人的喜好并不相同,比如foelin同学就比较失望,而我则应该属于赞扬派。当然了,这只是简单的情况,实际上各种表达还会混合这各种因素,因此无论是表扬还是批评,并不都那么完全单纯。

开幕式刚开始的一段应该是受到赞誉最多的一段了吧,从之前的倒数记时到众人缶阵,绝对的大场面。确实是在一开始就冲击着观众的感官。这里人多是一个方面,而把缶这种不知被人遗忘几百年的事物配上电子光效,堪称神来之笔。虽然在听到这东西原来就是缶的时候,几......

We are standing together!

本文为一加拿大网站的约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今天是全国哀悼日。

第一次,学生们默默地走在了一起。没有以往官僚地讲话,大家只是单纯地聚在一起,默默地站着,听着响彻云空的尖啸,低下头,闭上眼,紧含着泪水,然后默默走开。

向受难者默哀。

先有天下缟素,然后中华崛起!

(感谢messii同学对本文的修改,使本文得以不以一种磕磕绊绊的状态出世。)

We are standing together!

Written by Fin

Edited by Messii

2008.5.17

May 12th, 2008

A ......

汶川大地震[废文]

公元2007年5月12日,一个绝对的黑色日子。

14:30

当时正在网吧上网的我,只是觉得好像有人在摇着我的椅子,用力地摇。

于是我回头瞪了眼邻桌的人,可是迎向我的,却是同样茫然的眼神。

晃动的是大地!

然后我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些飞快跑开的人影。

然后我一边大吼着“地震”一边抬手甩掉耳机,再转身一脚踢开椅子,向大门狂奔。

然后我安全地跑了出去,大街上已经满是惊慌的人群,大地振颤着,不远处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这只是我微不足道的故事,当时的我甚至还有心情拿着手机在网上写下“地震!我靠,地震!”的话。然而我很快就发现了,没有人的手机......

永夜的故事 I

2007.1.12 

总之,巴格达的暴君死了,死在了侵略者的铁蹄之下。

这是我今天中午那条群发短信的内容,当时的我正提起书包准备自习,并不曾想过去继续关注这条消息。而准备于晚间上网吧写作这篇博客的计划也于持续的自习化作泡影,也算是正应了我在短信末尾所附的那句“关老子屁事”。

然而我躺在床上又时时忍不住回想,眼前仿佛有国民的哀怨与愤恨,士兵的决死与英勇,以及碧血黄沙之上漫天的硝烟……终于我忍不住用手机下载了萨达姆临刑的视频。

是偷拍的视频,看不清萨达姆的表情,晃动的画面上只是一个人默默地站着,任凭身旁覆面的刽子手为自己套上行刑的绞索,始终一动不动。

萨达姆......

转帖:新友邦惊诧论 by slowplay

slowplay这家伙居然在校内网上玩得欢,而恰好我对这种实名制的网站深恶痛绝,遂夺其文贴之。

只要头脑尚在的人就都知道:这回留学生的抗议,是因为ZD的嚣张,西方媒体的颠倒黑白,国内“精英”人士却还在高唱“民主”,而他们却正和西方国家是一伙。民主呀,人权呀,不错,国家是应该尊重人权的,但一面也要国家不至于分裂,这才能够有基本的生存权。TW独立,XZ独立,XJ独立。西方老爷们看见独立二字就勃起。而不管是非黑白,一律称为“抵抗压迫”。学生们放下书包来抗议,真是已经可怜之至。不道CNN却在四月七号新闻节目里,又加上他们“奥运政治化,受政府指使,引起社会不稳”的罪名,而且指出结果,说是“要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