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

高楼孤馆立昏鸦,淡墨重云浸晚霞。

一梦昔年成画影,空逐流水落繁花。

忘记什么时候写的,今天不小心从手机里翻了出来,似乎当时是为了方便而临时存储在了手机便笺里以备修改。

在诗词上我并没有什么才能,尤其是格律的约束。我所能做的只是从一开始就某个心中所想的主题写下草稿,然后对着格律开始修改,改完后往往面目全非。其间最为耗费心力的便是对旧有主题的维护,尽量不让格律的修正扭曲自己的原意,毕竟这不是炫技的行为,也无技可炫。至于韵律等,则是能按着平水韵填的便尽量按,实在不能也无所谓了。

这首诗需要修改的地方还有很多,可以说只是个半成品吧。比如“晚霞”,这里本来应当是另一个词的......

白色的梦

梦见了白色。

在迷蒙的雾中,忽然有人朝我高喊。

“下雪了!”梦里有人对我说,身影模糊在厚重的雾中。

我望向窗户,晶莹的雪花纷纷扬扬落下,盖在楼下的西红柿树上。鲜红戴着银白,双色辉耀。

渐渐的有各式各样的人站在街边,惊奇地看着突然而落的大雪,孩童拍着手笑着。

雾气渐浓,水珠渐渐布满了窗户,雪景与人像重又模糊起来。

然后我醒来,听说早晨的气温终于降到零下一点九度,创造了这座盆地中的平原城市三十多年来的最低纪录。

不过不同于北方,走出室外感受到的绝对不是法师在朝你用冰环+冰枪,阴冷的天气让人联想起的绝对会是术士丢了一堆DOT在你的头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