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之后

于是所有的故事归为虚无。

在人类虚构的网络之上,一个节点的消灭,一个峰值的归零。

原来所谓存在,并不仅仅是肉体的实存,对于人而言,是这个实存所产生的影响吧。所以说,人是不能独自存在的。这到底是幸福还是悲哀?

十多年来的结就这么解开了,那些人们,可得欢愉?

然而,同样的剧目成千上万地轮回着……

皈命无量寿·如来·即说咒曰·无量光明·无量·吉祥光·无量·无碍行·无量·无垢行·清泰故乡·虚空·坚往谛往生·速疾圆成

永夜的故事 III·殇(模糊版)

2007.8.16

我摘下耳机,发现人们已经开始收拾老人的行装了。

——题记

十二年前,十二年后。

十二年前无奈地开始,十二年后仍不能结束。

十二年的延续,拖拽着残破走过:天堂之门不曾开启,地狱之扉不曾打开。于是生命就在无尽的嶙峋中颠簸了十二年。

然后,开始新的轮回。

一屋,一人。

苍白的四壁隔绝着世事的流转,衰弱的躯体固结了灵魂的蒸腾。

木以存千年,乃其深根广冠,不动如山。

人却并非草木。

谁对,谁错?

早衰而弯曲的躯体,两鬓班白;恶劣的态度下却又主动曾担着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