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about recapture

许多年前,还是FC的年代,小伙伴们偶然间发现了《忍者龙剑传III》的加血秘技。于是快速通关成了可能,于是开始对着满屏日文猜测剧情,于是渐渐被粗制的背景音乐吸引,于是便有了强忍住上厕所的冲动也要通关以便录下过场音乐的行为……

那时只有T刚刚升到初中,手头有现存的磁带(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除了被洗成游戏音乐带之外,还有大家在床上搏击时的解说。

之后,T举家迁往另一个城市,从此渐渐联系变得少了起来。然后在某一次见面的时候,相互间提起往事之际,我向T要到了那盘尘封的《忍者龙剑传III》,黄白两分的磁带封面上印着Lseeon 49-69。而那盘搏击解说,该算是迷失于时间的彼端了罢?

......

疾呼(Outcry)

花了两天的时间,终于通了疾呼(Outcry),在看到Cast出现之后,我只想砸电脑。

啥?原来主角最后居然是幽灵?那他怎么收到他兄弟的信来到他兄弟的房子的?难道片头那个老太太也是幽灵不成?幽灵能递钥匙?

再说这个故事也太奇怪了吧。

本来是来找兄弟的主角,到最后居然发现自己已经早在童年时代便死掉了……

算了,不谈情节了。毕竟玩游戏的时候很多资料都只看懂了个大概,至于明显的情节之类的更是一扫而过。毕竟这种类似于Myst-like的游戏,通关并不太依靠情节,但好多地方没有理解啊啊啊啊啊~~

不过我倒是在没有一个英文的那张Scheme上卡了好久。看不懂电路图啊,......

人物卡:本杰明·风涛

这是我的第一张人物卡,诞生于去年,因为宽度的缘故,具体可以看这个页面。

之所以现在贴出来,并非是即将开始欢乐地跑团,恰恰相反,在放了slowplay同学整整一年的鸽子之后,我突然发现,这鸽子似乎还将继续下去,直到下一个夏天……

我何尝又不愿意和朋友们一起坐在昏暗的桌前, 看着自己人物的投影在奇幻的世界里拼杀,一边为着规则与设定吵嘴?

我何尝又不愿意和朋友们一起分享着丰厚或者稀少的战利品,然后在夕阳与晚风中为死去的战友唱起苍凉的战歌?

我何尝又不愿意居于地下城主的宝座,满脸邪恶地笑着看着朋友们的菜鸟人物莽撞地踏进陷阱,被成千上万的食尸鬼围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