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Life is shutting down

晚睡的困倦,梦境的混沌,在看到Ohlife发来的邮件后一扫而空。本以为只是一封重复发送的日记提醒,上面会列出去年今日的记录。然而仔细看时,邮件标题却写着「OhLife is shutting down」。

在所有互联网产品中,OhLife绝对算得上一款对我产生了极大的正面影响的产品,仅仅通过邮件提醒及回复发送功能,便从真正意义上改变了我的生活,简单、有效。从2010年至今,Blog逐渐荒废乃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再更新,Twitter/微博也渐渐变得不那么适宜记录生活,但通过回复OhLife邮件的方式写日记这件事,却真正成为了一个习惯得以每日坚持。我是一个容易厌倦的人,所坚持的东西不多,......

Three Years

写下这个题目后,却有种无从下笔的感觉。

站在三年后的时间点上看之前的生活,其实一如当年的预计,彼时的确可能是这一生中最为祥和的时光了,虽然完全无法预料到后来这些纷繁的故事,以及这样纷乱的生活节奏。毕竟这三年对我而言,发生的事情太多,仿佛进入了湍急的水道,目不暇接,手忙脚乱。期间做了很多事,经历了许多,说不上跌宕起伏,却是人生前二十多年完全无法体会的;也曾做错了许多,错过了许多,有许多不该与后悔;也开始渐渐感觉到沉重的压力,对生活、对工作、对未来。就这么一步步走下去,不过依旧保持着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虽然有时候会做出从前自己必然会大吃一惊的举动,但在这点上,和三年之前没什么不同。

......

元宵节适逢武侯祠庙会

现在是凌晨四点,我正在赶论文。

其实我本来想说今天是自己生日的,但想想还是算了。不过生日已经习惯很久,但最近却突然有一个人小小地庆祝一下的念头。也许是因为即将步入人生的一个新阶段吧,在这学生生涯的终末。

不过似乎就像是某种缩影,这个收尾时期过得也如同凌厉的官子一般充满起伏。上面那首是元宵节晚上一个人路过武侯祠时在手机上写的,当时刚好结束半个月的广西之旅,回家没一天便收到工行的体检通知,只好匆匆赶回成都。虽然那时我已有中行和工行两份体检通知,一般只需坐等即可,但可惜之前同学的消息则是签约需要英语六级,而我当时刚好悲剧地从本科考到研究生都没有通过。

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几乎转......

OhLife

很久没有更新过Blog,最近的一天居然还停留在一零年的九月末。不过虽然去年下半年的确是个忙碌之年,凌晨几点还在工作的日子也时常遇到,不过另外一个因素则是,从十一月中旬起,开始使用一款名为OhLife的网络应用。一个在线日志系统,从十一月十五日开始到现在,已经累积了78篇,是这个Blog文章数量的一半。

没有分享设置,不可评论,不可见,没有分页,没有同步更新,没有转贴功能,没有多个作者,简陋的编辑框……所有常见的或者乱七八糟的功能系统都没有,只有一个定时邮件功能,可以在指定的时间发送给自己一封邮件,提醒自己更新日志(通过回复邮件)。该如何形容这个应用呢?只有极简吧。

极简不是简陋......

于是考完了

考完了,没有感觉。

不,要说感觉的话还是有的,至少这次考得比较愤怒。不知道为什么,两天冲刺下来,感觉自己十成的功力只发挥出了七成,甚至更少。考试中途,做题的时候也很烦躁,有种挥拳打在棉花上面的感觉。

于是这次只有听天由命了。我不是喜欢听天由命的人,因为事实证明,我连五块钱的彩票最低奖也没有中过。唯一运气比较好的,似乎只在买饮料时开出印有“再来一瓶”的瓶盖的几率比较高而已。

不过总归是考完了,该认真思考一下下一步的计划。这份思考我已经拖延了两年,是该认真决定了。

想做什么,想成为什么,能做什么,能成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