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雪景

入九以来,举国寒潮,然周边皆雪而唯本地除外,于是驱车入山,以观冬雪。

山麓之中雪落得到处都是。

深绿色的针叶林与裸露出来的深褐色土壤,大片大片被纯白的雪色覆盖。地面上深的地方大概积了五、六厘米厚,如同羽绒般蓬松,踩在上面嘎吱作响,路旁还有野猪走过的足迹,溪水潺潺,上面飘着小块的冰凌。道路在两座小山包之间戛然而止,前面是陡坡与悬崖,一道涂着红白相间条纹的水泥墩横挡在道路尽头,其上堆着一只小雪人。阳光自深蓝的天空洒下,给一切铺上金色的亮光或深灰色的阴影,并在雪的映衬下泛起冰蓝色调,也给身处冰雪深山的人带来和煦的暖意。

只是可惜忘了带户外桌椅炊具,不然就可以在雪地里煮食午餐,......

悲伤的加班之歌

穿着拖鞋,赤着膊 / 打着电话,骑着车 / 就像鱼贩好老哥 / 没日没夜讨生活

愿夜风,带走我满身疲惫 / 愿单车,载我驶向前路

从此不再迷茫不再犹豫不再受折磨 / 忧郁烦恼从此远离我喔喔~

逢魔之刻

傍晚的时候,看到了坠落于地的尸体。

并非《俯瞰风景》的段落,最开始只是看见小区的路上有一大截树冠落在地下,警察正在周围牵警戒线。树冠枝桠横在对面的步道上,一辆白色奔驰停在旁边。最开始以为只是发生了单纯的安全事故,落下的树枝砸到了别人的车而已。但周围慢慢聚集起路过的人,低声交谈着,神色诡异,气氛有些奇怪。

运气比较好吧,早路过几分钟说不定会被砸到,我如此想着,渐渐走近,忽然看到了车尾部露出来的一只脚。是一个躺在地上的人,从车尾部伸出的一只脚。是一具尸体,贴着车尾坠落。

医务人员或法医走过去,将尸体小心挪到步道上,进行着最后的检查记录。周围只剩窃窃低语。

这是这个小......

一瞬恍惚

目光落在书柜的一角,那本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在那里安静地立着。

应该是几年前「双十一」时候买的,买回来便一直放在一旁闲置。毕竟是本早已读过的书,还有很多买回来却从未读过的书在桌旁排队等待。记得这本书应该是高中的时候所读,从同桌女生手里借来,上课时间连同晚自习一口气读完,仿佛自己化身作者,一口气走完整本书的旅程,一气而成将书本印入脑中,有种难以言喻的爽快感。

可当现在的我拿出这本书随手翻上两页时,书上的内容却在记忆中变成一片空白,每一行字都仿佛一个陌生人一样站在我面前。以前所印在脑海中的记忆如同泡影一样消失在空气里,连带着过去也变得晦暗起来,就好像经历了一段虚假的人生。

......

紫禁城的浮光掠影

借着公司组织培训的机会,第一次来到北京。但也因为是公司组织的培训,其实基本上没有太多时间到处游玩。想去的地方中,只有故宫和国家博物馆因为是集体参观项目才得以成行。即便这样,短暂的行程也只能走马观花。

其中,和印象里完全不一样,故宫给我的感觉唯有萧索二字。

后来北京朋友做东,席间听我说起以上感受,笑称我大概是所有去过故宫的人里面唯一一个会觉得萧索的人。我只好跟着笑笑,说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记得当时正值下午两点左右,一天之中温度最高的时候,幸亏前一晚有雨,日间有风吹过,刚刚立秋的北京城反而并不十分炎热。走过端门,站在午门之外排着长队,看着周围高大的红墙隔开清朗的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