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新郎

还是贴出来罢,很久没有写过词,感觉生疏了很多,而且填词本就比诗要难。内容是我的愤怒、愚蠢和迷茫,不过反正没有人看。

何以人空瘦?未食熊,两餐碌碌,逊之蛙陋。一念荆州玄德事,且慨然消髀肉?谁隐语、南方阜厚?词破为文诗锋散,有生年短烛夭寿。夫万物,岂刍狗?

残歌浅唱幽竹奏。舞空摇,旌旗变换,鹿台依旧。广武不闻长啸响,放言文公迷走。兴废苦、华胥难就。峰岭纵横平仄乱,世势如潮时如酒。心尚在,可硎否?

注:广武山确实没有长啸,那是在苏门山。

其实一直有个疑问,如果说诗的格律是依据诗文本身设置的话,词的格律则是依据曲调来设置的,那么在词曲已经大多失传的现在,再依据原有的格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