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小猫

Mr. Y在路边正对着手机大吼大叫,我则无聊地站在一边,晚间十点,看来似乎计划有变。两人高的小叶榕枝叶茂密,挡在本就昏黄的路灯下,人行道上只落得点点光斑,有东西在轻轻触碰我的脚。

是只小猫,巴掌大小,毛色似乎黄白相间,头埋在我的脚边不知道在啃食着什么。弯下腰去挠它的颈项,没有理睬,一点也不怕生,或者是饿的,长指甲偶尔刮到皮肤,喵呜一声轻唤,稚嫩的声线,却始终舍不得地上那小块肉。

“算了不去了,换个地方。”Mr. Y走过来说。

三十分钟后,我开始后悔忘了拍照。

临夏·速写

很少看见天空,如此通透澄澈。

本来在一年间的大多数时候密布于天空的云不知道为何突然间飘散得一干二净,记得在Google Earth上这座城市倒几乎是永远被大团的云层笼罩着。抬头看着空荡荡的天空,非常之蓝,蓝得发紫,我突然间感到有一丝不适。

因为是东西走向的校外的街道,所以当我向西而行的时候,火霞与金光会刺得我睁不开眼。这个世界真的是太亮了,光芒从高天落下,狠狠地砸向地上的一切生物:行人、房屋、车辆……再向四面八方溅射开去,所有物体都蒙上了一层光,相互交织着,却又绝不互相侵染,亮得我几乎能看见横亘天空的紫外线。当我独自站在路中间回头东望的时候,可以看到空阔的街道贴着起伏的地面波浪......

墓园·速写

黄昏,灰蓝的天空笼罩着深绿的山丘,天与山相接的部分则是一抹淡淡的橘黄。

这是逢魔之刻的墓园。

数以千记的白色墓碑一排排地环绕着周围的山丘,每个墓碑旁都立着两棵低矮的松树。原来山本来并不是绿色的,绿色的是树。

青色的松与白色的墓碑构成的世界,四野无人。

朝着某个方位望去,可以看见低矮的云层压在城市模糊的轮廓上空,楼宇的群落组成了新的山脉,灰色的山脉。寂静的山野,好像宁静的小屋。

深处传来了布谷鸟的叫声,在看不见的地方,混合着其它不知名的鸟雀的声音,亦或鬼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