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过去睡前零食的回忆

前段时间在深夜快要入睡之时总是觉得有些饥饿,因此总会不由想起许多年以前读书时候的自由时光。彼时几乎可以算作夜行动物,日日夜夜通宵达旦,常常下午才是新一天的开始。最夸张时候的作息已经调整至下午学习、晚间游戏、凌晨论文、白日晚睡。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过了夜间零点整个人才开始有些微准备干活的兴奋感。这样的生活状态自然无法保持正常进食时间,通常熬夜奋战到凌晨五六点时,便已饥肠辘辘。每当清晨来临之前,再也敲不下键盘的时候,抬手往身后一靠,伸个懒腰,扭头便可以看到东方些许即白的夜空。于是此时一碗香气四溢的泡面,再加一根火腿肠,饱食之后立即入睡,便成了最具幸福感的时光。听说这样饱腹睡觉对身体并不友好,但躺在床......

想成为的

大约在2010年初的时候,我为自己定下了三个应当恪守或者追求的特质:专注、进取、平和。专注在于确定目标之后不为其他因素所干扰;进取在于不留恋既有,在既定的道路上不断突破、锐意向前;平和在于对前两者的坚持中保持自我,戒骄戒躁、不疾不徐。当时的我认为一个人如果有了这三样品质,便可以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实现自己想实现的事业。

总体而言,虽然带着那么些自我吹嘘,我自认为在对这些特质的恪守或追求的过程中,这么多年来,所作所为并没有偏离这条道路太多,大概能够算得上刻苦勤勉。但是,回顾这些年的历程,冥冥中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特质,一个原本应当位于这些特质之前的特质:方向。

曾经更早的时候,倘若......

无题

山河相望两相知,相忘相寻欲语迟。

相见相闻唯寂寞,余生相忆解相思。

钗头凤

丙申年正月初一,除夕方过,出门观烟火于河岸。

烟花树,春风赋,幻光流彩喧嚣处。时钟具,良辰御,火宵寒夜,且观星雨。顾,顾,顾。

灯如故,残痕附,岁时销尽浮灰雾。风不住,人空路,几番求索,怎生思虑?渡,渡,渡。

不滞

乙未年五月初二,作诗自勉以求不滞于物,不滞于人。

长庚复启明,朔望尽亏盈。

大道承冥夜,燃薪且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