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之夜

乙丑年三月初七,子时,夜雨带着凄寒降临城市,我关上电脑,漆黑的房间中只有手机闪着微亮的光。

乙丑年三月初八,夜,抛弃了已经写完一半的五言诗。

乙丑年三月初九,清明,见到了一些人,见到了一些事。

然而生活亦在继续,不管得意也罢失意也罢正直也罢邪恶也罢理智也罢狂热也罢,影响地球运行的目前看来只有一个要素:引力。然后人类生活于其间,在各种各样的境遇中,被恒河沙数般的因果缠绕。

......

白马二十年

白马二十年,悠悠惘惘间。

我怀西北愿,笑望墨云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