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加班之歌

穿着拖鞋,赤着膊 / 打着电话,骑着车 / 就像鱼贩好老哥 / 没日没夜讨生活

愿夜风,带走我满身疲惫 / 愿单车,载我驶向前路

从此不再迷茫不再犹豫不再受折磨 / 忧郁烦恼从此远离我喔喔~

逢魔之刻

傍晚的时候,看到了坠落于地的尸体。

并非《俯瞰风景》的段落,最开始只是看见小区的路上有一大截树冠落在地下,警察正在周围牵警戒线。树冠枝桠横在对面的步道上,一辆白色奔驰停在旁边。最开始以为只是发生了单纯的安全事故,落下的树枝砸到了别人的车而已。但周围慢慢聚集起路过的人,低声交谈着,神色诡异,气氛有些奇怪。

运气比较好吧,早路过几分钟说不定会被砸到,我如此想着,渐渐走近,忽然看到了车尾......

一瞬恍惚

目光落在书柜的一角,那本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在那里安静地立着。

应该是几年前「双十一」时候买的,买回来便一直放在一旁闲置。毕竟是本早已读过的书,还有很多买回来却从未读过的书在桌旁排队等待。记得这本书应该是高中的时候所读,从同桌女生手里借来,上课时间连同晚自习一口气读完,仿佛自己化身作者,一口气走完整本书的旅程,一气而成将书本印入脑中,有种难以言喻的爽快感。

可当现在的我拿出这本书随......

紫禁城的浮光掠影

借着公司组织培训的机会,第一次来到北京。但也因为是公司组织的培训,其实基本上没有太多时间到处游玩。想去的地方中,只有故宫和国家博物馆因为是集体参观项目才得以成行。即便这样,短暂的行程也只能走马观花。

其中,和印象里完全不一样,故宫给我的感觉唯有萧索二字。

后来北京朋友做东,席间听我说起以上感受,笑称我大概是所有去过故宫的人里面唯一一个会觉得萧索的人。我只好跟着笑笑,说自己也不清楚为......

关于过去睡前零食的回忆

前段时间在深夜快要入睡之时总是觉得有些饥饿,因此总会不由想起许多年以前读书时候的自由时光。彼时几乎可以算作夜行动物,日日夜夜通宵达旦,常常下午才是新一天的开始。最夸张时候的作息已经调整至下午学习、晚间游戏、凌晨论文、白日晚睡。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过了夜间零点整个人才开始有些微准备干活的兴奋感。这样的生活状态自然无法保持正常进食时间,通常熬夜奋战到凌晨五六点时,便已饥肠辘辘。每当清晨来临之前,再也敲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