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适逢武侯祠庙会

现在是凌晨四点,我正在赶论文。

其实我本来想说今天是自己生日的,但想想还是算了。不过生日已经习惯很久,但最近却突然有一个人小小地庆祝一下的念头。也许是因为即将步入人生的一个新阶段吧,在这学生生涯的终末。

不过似乎就像是某种缩影,这个收尾时期过得也如同凌厉的官子一般充满起伏。上面那首是元宵节晚上一个人路过武侯祠时在手机上写的,当时刚好结束半个月的广西之旅,回家没一天便收到工行的体检通......

甲申年中秋

很早的一篇了,从韵脚就可以看出对《山居秋暝》的模仿。六年前的夜晚,小雨初停,晚自习后骑着自行车,试着把满月当做方向标缓缓前行。今年也是一场雨,直接终结了夏季进入秋天,不过却是满天阴霾,根本看不到月亮。

虫鸣阁雨后,一岁又中秋。

风起阴云散,明华漫川流。

声名

在网上与人聊天时的玩笑之作,几乎是一挥而就。也许会有个误解,其实是在说应当专注而不要把精力放在其他地方,才能走得更远。

生年十数载,功业几人成?

长路崎且远,何堪负累名!

旧梦

高楼孤馆立昏鸦,淡墨重云浸晚霞。

一梦昔年成画影,空逐流水落繁花。

忘记什么时候写的,今天不小心从手机里翻了出来,似乎当时是为了方便而临时存储在了手机便笺里以备修改。

在诗词上我并没有什么才能,尤其是格律的约束。我所能做的只是从一开始就某个心中所想的主题写下草稿,然后对着格律开始修改,改完后往往面目全非。其间最为耗费心力的便是对旧有主题的维护,尽量不让格律的修正扭曲自己的原......

春雨之夜

乙丑年三月初七,子时,夜雨带着凄寒降临城市,我关上电脑,漆黑的房间中只有手机闪着微亮的光。

乙丑年三月初八,夜,抛弃了已经写完一半的五言诗。

乙丑年三月初九,清明,见到了一些人,见到了一些事。

然而生活亦在继续,不管得意也罢失意也罢正直也罢邪恶也罢理智也罢狂热也罢,影响地球运行的目前看来只有一个要素:引力。然后人类生活于其间,在各种各样的境遇中,被恒河沙数般的因果缠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