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的浮光掠影

借着公司组织培训的机会,第一次来到北京。但也因为是公司组织的培训,其实基本上没有太多时间到处游玩。想去的地方中,只有故宫和国家博物馆因为是集体参观项目才得以成行。即便这样,短暂的行程也只能走马观花。

其中,和印象里完全不一样,故宫给我的感觉唯有萧索二字。

后来北京朋友做东,席间听我说起以上感受,笑称我大概是所有去过故宫的人里面唯一一个会觉得萧索的人。我只好跟着笑笑,说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记得当时正值下午两点左右,一天之中温度最高的时候,幸亏前一晚有雨,日间有风吹过,刚刚立秋的北京城反而并不十分炎热。走过端门,站在午门之外排着长队,看着周围高大的红墙隔开清朗的蓝天......

关于过去睡前零食的回忆

前段时间在深夜快要入睡之时总是觉得有些饥饿,因此总会不由想起许多年以前读书时候的自由时光。彼时几乎可以算作夜行动物,日日夜夜通宵达旦,常常下午才是新一天的开始。最夸张时候的作息已经调整至下午学习、晚间游戏、凌晨论文、白日晚睡。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过了夜间零点整个人才开始有些微准备干活的兴奋感。这样的生活状态自然无法保持正常进食时间,通常熬夜奋战到凌晨五六点时,便已饥肠辘辘。每当清晨来临之前,再也敲不下键盘的时候,抬手往身后一靠,伸个懒腰,扭头便可以看到东方些许即白的夜空。于是此时一碗香气四溢的泡面,再加一根火腿肠,饱食之后立即入睡,便成了最具幸福感的时光。听说这样饱腹睡觉对身体并不友好,但躺在床......

发散性思维 1

肥宅快乐水:最近看到刻意将可乐说成「肥仔快乐水」的有趣说法。其实我也挺喜欢喝可乐,甚至去年这个时候,每每夜间跑步结束之后,总会去买一听。似乎是身体在能量消耗之后本能地对糖分的追求。

欲望驱动:因为觉得「跑步之后痛饮可乐」这种事情太过荒谬所以现在已经不再这么做了,但如今有时跑步回来却依然能听到内心的呼唤。

错位感:与可乐有趣的渊源其实很久便有。记得读大学时,认真学习的阶段,往往会利用中午时间抓紧自习,甚至连午饭也顾不上吃。彼时对抗饥饿的方案便是买一瓶肥宅快乐水边学边喝,利用二氧化碳膨胀来抵消空腹感,既节约了时间还省了钱……似乎哪里没对?

非理性赌徒:也有不认真学习的时候......

想成为的

大约在2010年初的时候,我为自己定下了三个应当恪守或者追求的特质:专注、进取、平和。专注在于确定目标之后不为其他因素所干扰;进取在于不留恋既有,在既定的道路上不断突破、锐意向前;平和在于对前两者的坚持中保持自我,戒骄戒躁、不疾不徐。当时的我认为一个人如果有了这三样品质,便可以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实现自己想实现的事业。

总体而言,虽然带着那么些自我吹嘘,我自认为在对这些特质的恪守或追求的过程中,这么多年来,所作所为并没有偏离这条道路太多,大概能够算得上刻苦勤勉。但是,回顾这些年的历程,冥冥中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特质,一个原本应当位于这些特质之前的特质:方向。

曾经更早的时候,倘若......

我的密码策略

1.密码种子设计

密码种子是生成密码的基础。种子应当是个完全随机的数字,数字本身不具备明显的规律性,不应当来源于任何文化产品、模因、事件,以及与自身环境有关联的数字,如生日、门牌等。

但基于可记忆性与可复现要求,完全随机的数字很难被使用,因此最好能由某句「暗语」生成。

2.多层级密码划分

密码层级的划分,可以根据使用密码的安全等级需求实行。

不同层级的密码可以在密码种子的基础上对密码生成变体。变体可以通过增减数字、大小写字母、符号以及映射等方式实现。具体通过何种方式生成变体,也应当参照密码种子的生成要求。

随着密码层级的提高,变体总是趋向复杂,且这种复杂趋势应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