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初梦

梦见在某个大学机构里参加一个类似讲座之类的活动,应该是长期举行的活动。但今天那个很有能力的主讲人却姗姗来迟。我和另一人来到后台,从柜子深处翻出了一台十多年前的卡带机。白色的塑料外壳,机体上带着60%布局键盘,插着一张看上去有些奇怪的蓝灰色卡带,卡带顶端上印着一串数字与字母。

启动机器后,发现里面大约有七八个游戏,和现实中游戏似是而非,最后一个选项是当年EVA的第一部剧场版《死与新生》。卡带的目录页还自带着成就系统,分别对应其中每款游戏的各项挑战。

在全部完成游戏后,会显示一幅画面,一个阴影中的人正对镜头。他会反悔之前的某个承诺并朝屏幕开枪,之后游戏结束。也许需要把成就全部做完才......

戊戌年中秋

云垂秋夜寂,影射桂香泯。

银烛遥相远,明河不照人。

一瞬恍惚

目光落在书柜的一角,那本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在那里安静地立着。

应该是几年前「双十一」时候买的,买回来便一直放在一旁闲置。毕竟是本早已读过的书,还有很多买回来却从未读过的书在桌旁排队等待。记得这本书应该是高中的时候所读,从同桌女生手里借来,上课时间连同晚自习一口气读完,仿佛自己化身作者,一口气走完整本书的旅程,一气而成将书本印入脑中,有种难以言喻的爽快感。

可当现在的我拿出这本书随手翻上两页时,书上的内容却在记忆中变成一片空白,每一行字都仿佛一个陌生人一样站在我面前。以前所印在脑海中的记忆如同泡影一样消失在空气里,连带着过去也变得晦暗起来,就好像经历了一段虚假的人生。

......

听闻所谓终夏

感怀伤逝赋文辞,别绪离愁悼四时。

浅唱低吟终潦草,空余残梦就残诗。

紫禁城的浮光掠影

借着公司组织培训的机会,第一次来到北京。但也因为是公司组织的培训,其实基本上没有太多时间到处游玩。想去的地方中,只有故宫和国家博物馆因为是集体参观项目才得以成行。即便这样,短暂的行程也只能走马观花。

其中,和印象里完全不一样,故宫给我的感觉唯有萧索二字。

后来北京朋友做东,席间听我说起以上感受,笑称我大概是所有去过故宫的人里面唯一一个会觉得萧索的人。我只好跟着笑笑,说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记得当时正值下午两点左右,一天之中温度最高的时候,幸亏前一晚有雨,日间有风吹过,刚刚立秋的北京城反而并不十分炎热。走过端门,站在午门之外排着长队,看着周围高大的红墙隔开清朗的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