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恍惚

目光落在书柜的一角,那本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在那里安静地立着。

应该是几年前「双十一」时候买的,买回来便一直放在一旁闲置。毕竟是本早已读过的书,还有很多买回来却从未读过的书在桌旁排队等待。记得这本书应该是高中的时候所读,从同桌女生手里借来,上课时间连同晚自习一口气读完,仿佛自己化身作者,一口气走完整本书的旅程,一气而成将书本印入脑中,有种难以言喻的爽快感。

可当现在的我拿出这本书随手翻上两页时,书上的内容却在记忆中变成一片空白,每一行字都仿佛一个陌生人一样站在我面前。以前所印在脑海中的记忆如同泡影一样消失在空气里,连带着过去也变得晦暗起来,就好像经历了一段虚假的人生。

......

听闻所谓终夏

感怀伤逝赋文辞,别绪离愁悼四时。

浅唱低吟终潦草,空余残梦就残诗。

紫禁城的浮光掠影

借着公司组织培训的机会,第一次来到北京。但也因为是公司组织的培训,其实基本上没有太多时间到处游玩。想去的地方中,只有故宫和国家博物馆因为是集体参观项目才得以成行。即便这样,短暂的行程也只能走马观花。

其中,和印象里完全不一样,故宫给我的感觉唯有萧索二字。

后来北京朋友做东,席间听我说起以上感受,笑称我大概是所有去过故宫的人里面唯一一个会觉得萧索的人。我只好跟着笑笑,说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记得当时正值下午两点左右,一天之中温度最高的时候,幸亏前一晚有雨,日间有风吹过,刚刚立秋的北京城反而并不十分炎热。走过端门,站在午门之外排着长队,看着周围高大的红墙隔开清朗的蓝天......

关于过去睡前零食的回忆

前段时间在深夜快要入睡之时总是觉得有些饥饿,因此总会不由想起许多年以前读书时候的自由时光。彼时几乎可以算作夜行动物,日日夜夜通宵达旦,常常下午才是新一天的开始。最夸张时候的作息已经调整至下午学习、晚间游戏、凌晨论文、白日晚睡。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过了夜间零点整个人才开始有些微准备干活的兴奋感。这样的生活状态自然无法保持正常进食时间,通常熬夜奋战到凌晨五六点时,便已饥肠辘辘。每当清晨来临之前,再也敲不下键盘的时候,抬手往身后一靠,伸个懒腰,扭头便可以看到东方些许即白的夜空。于是此时一碗香气四溢的泡面,再加一根火腿肠,饱食之后立即入睡,便成了最具幸福感的时光。听说这样饱腹睡觉对身体并不友好,但躺在床......

发散性思维 1

肥宅快乐水:最近看到刻意将可乐说成「肥仔快乐水」的有趣说法。其实我也挺喜欢喝可乐,甚至去年这个时候,每每夜间跑步结束之后,总会去买一听。似乎是身体在能量消耗之后本能地对糖分的追求。

欲望驱动:因为觉得「跑步之后痛饮可乐」这种事情太过荒谬所以现在已经不再这么做了,但如今有时跑步回来却依然能听到内心的呼唤。

错位感:与可乐有趣的渊源其实很久便有。记得读大学时,认真学习的阶段,往往会利用中午时间抓紧自习,甚至连午饭也顾不上吃。彼时对抗饥饿的方案便是买一瓶肥宅快乐水边学边喝,利用二氧化碳膨胀来抵消空腹感,既节约了时间还省了钱……似乎哪里没对?

非理性赌徒:也有不认真学习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