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旅行犬

周末在峨眉山避暑,住在山中村民的房子里。下午躺在二楼走廊上的凉椅中,气温只有20多度,空气清新,时而微风拂过,极少在白天睡觉的我居然也能睡着。吃饭的时候,照例有土狗蹲在桌下眼巴巴望着人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剩菜。但其中有条叫「小花」的有些不一样。这条毛色斑驳的狗并不满足于只是自己单独热切期盼,但也不会很没教养地乱吠,而是十分坦然地伸出前爪碰碰人的小腿,淡定地看着眼前食客,像极了小学时期看见别人买了零食之后的神态:「嘿,哥们给点。」于是食客心领神会丢下一块肉——还不能是光骨头,它是不会去啃的——小花两口吃完后,会继续坦然伸出爪子打断人类的进食,仿佛在说:「别光顾着自己吃,继续啊。」

晚饭后太阳......

悲伤的加班之歌

穿着拖鞋,赤着膊 / 打着电话,骑着车 / 就像鱼贩好老哥 / 没日没夜讨生活

愿夜风,带走我满身疲惫 / 愿单车,载我驶向前路

从此不再迷茫不再犹豫不再受折磨 / 忧郁烦恼从此远离我喔喔~

逢魔之刻

傍晚的时候,看到了坠落于地的尸体。

并非《俯瞰风景》的段落,最开始只是看见小区的路上有一大截树冠落在地下,警察正在周围牵警戒线。树冠枝桠横在对面的步道上,一辆白色奔驰停在旁边。最开始以为只是发生了单纯的安全事故,落下的树枝砸到了别人的车而已。但周围慢慢聚集起路过的人,低声交谈着,神色诡异,气氛有些奇怪。

运气比较好吧,早路过几分钟说不定会被砸到,我如此想着,渐渐走近,忽然看到了车尾部露出来的一只脚。是一个躺在地上的人,从车尾部伸出的一只脚。是一具尸体,贴着车尾坠落。

医务人员或法医走过去,将尸体小心挪到步道上,进行着最后的检查记录。周围只剩窃窃低语。

这是这个小......

近日书 3

《词源注》、《乐府指迷笺释》:2019年第一本,这本其实算是重读,但读完感觉还只是皮毛,有机会还需要再精读。

《必然》:并没有像《失控》那样令人激动,里面所说的流动、共享、追踪、使用、互动、屏读、重混、过滤、知化、提问和形成,也许技术上是这样的趋势。但总觉得太乐观,从另一个层面上看,空气越来越少,令人难以呼吸。

《汪曾祺典藏文集·受戒》:两年前买的一套集子,这是其中一本,一直拖到现在才从书堆里翻出来开始读。对汪曾祺的文字可谓高山仰止,一句再普通不过的句子,在大师笔下写出来总是越品越觉得惊艳,仿佛天外飞仙。

《黑天鹅》:一个相当厉害且魅力十足的观点,可惜被写得既冗长又支离破碎。

《汪曾祺......

下班偶遇

华灯初上染清秋,光影橙蓝俱婉柔。

贪恋黄昏风色好,须臾即逝使人愁。